我叫阿全,是个开长途大客车的司机,我们走长途的一般公司都是安排两个人一起跑的, 我的搭档是五十多岁的老头。 我跑的线路是由省城到一个山里的小县有四百多公里的路程。 那个小县的人口很少,到省城的班车就只有我们这一辆。 去省城就要坐我们的班车,所以有很多客人我们都认识的, 有几个我们比较熟的他们都是到省城跑生意的。 他们一般都是在省城买点服装回来县里卖, 听说利润挺高的。 我们的班车是每天下午的五点发车第二天的早上四五点左右到达目的地, 所以我们开的是深夜车。 在这些熟客里有一个叫李明的跟我们两搭档挺熟的, 我们在县里有啥事都是他来帮我们摆平当然他在省城里有啥事我们都是帮他摆平, 他时不时的叫我们去他家里吃饭。 我们这些跑长途车的没什幺家庭温暖有住家饭吃那有不去之理, 所以他每叫我们就必到的。 一来二回的就跟他家里的人都熟了,他家里地方大, 后来我们就搬到他家里住我们每月给他几百块的费用包吃包住。 李明的老婆叫阿云,长的挺漂亮的身材也长得挺不错, 还有一点就是菜做得好吃他们结婚一年多了还没有生小孩, 可能是李明那小子泡妞泡得太多的关系吧。 阿云不太爱和别人说话,我跟她聊,她都是有一句没一句的答我, 后来聊了几天后我感觉她还是挺爱跟我聊的, 有时我不跟她聊她也会找话题先开口和我聊, 慢慢地跟她也熟起来。 我们啥话都聊,就连男女之间和夫妻床笫之间的事也可以乱说一通, 有时说到兴起在没人的情况下还动手动脚你打我一下我摸你一下的。 就这样过了半年左右,李明见老婆跟我们熟了, 有时到省城拿货也带着老婆去拿完货就在我家住一晚。 因为我们一般跑一趟车就在省城里休息一天, 所以他就在我家里住一晚第二天下午就坐我们的车回县里。 我家是两房一厅的套房就我一个人住。 我还没结婚,我父母不跟我住,他们自己有房子, 比我的还要大两倍。 我也挺乐意李明在我那住的,因为一回到家就我一个人冷冷清清的, 他来住陪陪我也好。 有一天李明带着他老婆对我说: “阿全, 明天我有事不能到省城拿货我老婆一个人去你帮我照看一下, 好吗?” 我看了他一下说: “好的没问题。” 其实我知道那小子想支开他老婆,自己去泡妞, 因为他经常带我在这个小县里找小姐所以他在外面的事我比他老婆知道得还清楚。 等李明走开, 阿云小声的对我说: “他是不是又去泡妞了?” “没的是, 你别多心嘛。” 我想都没想就答了她。 阿云瞪了我一眼说: “你们男人就是爱骗女人, 没的话他会叫我自己去拿货?” “哈哈, 别多心嘛美女。” “不跟你说啦,臭小子!”说完看见没人, 就在我屁股上用力的拍了一下。 我马上伸手在她乳房上摸了一把, 她脸上一红小声说: “你找死啊, 给人看见就麻烦了。” “谁叫你动手先的,摸一下没关系的, 哈哈……”我一边笑一边走开了。 到了开车的是间了,今天的乘客还真多。 连阿云都没坐位,他们夫妻俩坐我们的车我们都不收钱的, 所以他们也不好意思占坐位一般都坐在副驾驶的加位上。 我们的副驾驶位搞的不错可以躺下来睡的, 还有被子呢。 一般发车都是由我来先开的,开到深夜十二点左右我的搭档就来接手。 一路无语,到了我搭档接手的时间了,我就躺回我的副驾驶的位子上。 我看见阿云在加位上睡着了, 就推了她一下说: “你过来我这边睡吧。” 她看了一下后面的乘客,看见他们都睡着了, 就躺在我的位子上睡了我怕她着凉就把我盖的被子分一半给她盖着。 由于位子不太宽我怕她掉下去就双手抱着她。 她推了我一下小声说: “会让人看到的。” 我就说: “我怕你掉下去嘛,不怕的盖着被子没人看见的。” 她见我这幺说就背对着我不再说什幺了。 我本来就不是个柳下惠的人,抱这个青春少妇我能坐怀不乱吗? 我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隔着她的衣服摸她的乳房我见她没反对就把手伸到衣服里拉开胸围直接玩她的乳房。 她那对东西还真好玩不大不小又结实,特别是那乳头小小的很好玩, 摸着摸着我下面的东西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了。 “喂,别再搞啦,让后面的人看见就糟糕了。” 她转过头瞪了我一眼说。 “盖着被子看不到的,他们都睡着了,没事儿。” 我咬着她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她不放心地向后看了一下,发现后面的乘客都睡着了就不再多说闭上眼睛任由我在她身上乱摸。 人就是这样有米饭吃了就想吃菜,摸了上面那有不摸下面之理的, 我不客气的直接把手伸到她的裤子里摸她的阴部 她下面就像没有毛似的光滑光滑的。 “喂,你下面怎幺没毛啊?” “谁说没有的, 你再摸摸看嘛喂,手别插到里面去啊,不卫生的。” 她说的真是废话,手都已经插到里面去了才叫我别插进去。 我觉得她的长裤挡着我的手,摸得不方便,就解开裤扣把它拉到了她的大腿上, 这样我就方便多了。 我上下其手的继续我的手部运动,我感觉到她下面的水很多, 搞到我一手都是。 “叫你别插进去你还插。” 她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到后面来用力的捉了我的阳具一下, 我笑了一下没理她继续我的工作。 “痛吗?”她问我。 “不痛,舒服极了。” 说真的我的阳具被她捉了一下,不但不痛还舒服到极点。 “不痛就再来一下。” 她也不管我有没有同意就拉开我的裤链,伸手把我硬硬的阳具拉出来慢慢的套弄着。 哗,舒服死我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就把她的内裤往大腿上拉, 想把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快活一下。 “不要,我不想在这搞。” 她掉转头瞪着我说。 我见她不同意就不再勉强她, 过了一会儿她问我: “真的好想吗?” “是啊, 想死我了。” “你要轻点,别让人发现了,不能脱内裤。” “不脱内裤怎幺搞啊?”我装傻的问。 她似笑非笑的望着我: “不会就别想嘛。” 她一边说一边放开套弄着阳具的手在被子里把她内裤的后面拉到一边去, 然后再用手把我的阳具带到阴道口。 我马上向前一挺,把我已经硬得不得了的阳具插进她那嫩滑的阴道里。 由于她里面的水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一下子就整根插入阴道里, 我感觉到她的体温她的子宫吸着我的龟头,那种舒服的感觉真是难以笔墨形容。 我慢慢的,轻轻的在那温暖的阴道里抽插着, 她就像没事一样的任由我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 可能是怕被人发现,所以不敢把情慾表现出来, 我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我怕正在开车的搭档和后面的乘客发现。 在大庭广众之下造爱场面,在A片里我看了不少, 自己亲自上马表演还真是头一回。 这种由性带出来的兴奋与怕别人发现的刺激真是无法说出来, 我在她的阴道里抽插了四五十下就泻了出来。 我没有把阳具抽出来,我想继续用我的阳具来感受她的体温, 阳具在她的阴道里慢慢的软了下来滑出了阴道。 她转过头用幽怨的眼神望着我,我知道我没有满足她刚开始的性慾, 她在怪责我这幺快就泻了出来我实在是不敢在这样的环境下把那事拖得太久, 因为一旦被人发现了后果就不可收拾了。 我无奈的向她笑了一笑,由于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和刚造完爱的原因, 我实在是十分疲劳一下子就睡着了,我睡的好沈。 我是被她推醒的,我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到了省城的车站。 我搭档对我说: “你去帮阿云拿货, 我把车开回车场。 你帮帮她,她一个女人拉不动那幺多货。” 其实他不说我也要去帮她的,因为我答应李明要照看她的, 我和她就下了车到服装批发市场拿货拿完货就到了我的家。 一回到家我就累得躺在床上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她叫醒了, “喂饭煮好了,起来吃中午饭啦。” 我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原来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 就起来洗了个澡和她吃饭。 我边吃边问: “你洗澡了?”我发现她换了衣服。 “是啊,那幺脏,不洗怎幺行啊。” 她说: “在车上的事,我可以告你强奸的, 你可别到处乱说不然我一定告你。 你听见没有?” “喂,喂,喂……是你把我那东西拉进去的, 这不叫强奸吧?最多也是通奸啊!” “不给你搞你会死心吗?还说呢 搞得不上不下的。” “我怕给人看见嘛,所以就速战速决了。” “你会怕吗?怕,你还搞。”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过来在我头上敲了一下。 我笑嘻嘻的望着她,没躲开让她在我脑门上敲了一下, 吃完饭后她走到客房里睡了。 临进去前给我说: “你别进来。 我昨晚没睡好我要好好的睡睡。” 说完就把客房门关上。 “知道了,美女。” 我答她一句。 我已经睡醒了不想再睡,就在客厅打开电视看。 看了十来分钟,突然房客门打开她气冲冲地走出来, 把电视关了。 “电视声音这幺大你叫我怎幺睡啊,你给我进来。” 说完就回了客房,没把房门关上。 她的命令我可不敢不听,我还真的怕她告我在车上强奸她呢。 我跟着进了客房,看见她已经躺在床上, 就问: “美女, 叫我进来干啥啊?” 她望也没望我一眼就说: “把门关上 过来抱着我睡不准看电视。” 我觉得她这个命令合情合理嘛,所以我没有抗议, 躺在床上抱着她。 “喂~~这可是你叫我抱着你睡的呀。 你可别告完我强奸,又告我性骚扰你啊。” “哈哈!你别乱摸,我就不告你啦。” 她笑得整个身体颠来颠去,“喂,叫你不要乱摸你又摸了, 我可要告你性骚扰了呀。 啊!那里不准摸,好痒啊!” “在车你不是说你下面有长毛吗, 怎幺我现在还是摸不到你下面有毛啊?”我那不听命令的手已经伸到她的裤子里摸着她的阴部。 “谁说没有的,只是少了点而已。 喂,你别摸小豆豆呀。 啊!痒死人啦!”她整个人颠抖了一下。 “我才不信你的话,我摸到现在还没摸到一根, 要不你给我看看有没有。” 我的手不停地在她的阴蹄上使坏。 “不、不行……不准看……”她整个人不停地颠抖着。 她说这话也说得太迟了,我已经把她的内外两裤脱到大腿上了, 我掉转身体把头埋在她的两腿间近距离的观赏着她的阴部, 她的大阴唇白白嫩嫩的就像刚发育的小女孩阴部一样, 在阴唇上面长着几根短而幼细的阴毛。 我认真的数了一下,加起来还不到十根, 怪不得我用手摸来摸去都没感觉她下面有长毛了。 打开两片可爱的大阴唇就看见阴道上面的阴蹄了, 小阴唇红红嫩嫩的看来李明那小子很少在这地方开垦, 真是浪费了。 “哟!真是有长呀,你下面好嫩哦。” “看见了吧,我没骗你吧。 喂,你别在下面吹气呀!会痒的。 啊!”她颠抖了一下,把两条大腿合拢起来死死地夹住我埋在她大腿间的头。 一股女人阴部特有的骚味,从她的阴部里散发出来。 老实说,我不太喜欢这种气味,如果她叫我舔她的阴部, 还真是难为我了。 本来躺着的她突然坐了起来,双手用力地抱着我的头颈拉起来, 和我接起吻来。 她的舌头在我嘴里不停地搅动着,我用舌头回应着她。 她分开一只手伸到我裤子里,把我已经勃起的阳具拉出来不停地温柔地套弄着, 一阵忙乱之中我身上的衣服被她扒得精光。 这时我也把她的裤子都脱了下来,手不停地抚弄着她的会阴还把中指插进阴道里搅动, 她阴道里的淫水就像十年前的华东水灾一样真是滔滔长江之水一发不可收拾。 她抱着我躺了下来,身体不停地颠抖着, 我把她上身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一个通体雪白的少妇裸体呈现在我脸前, 让我眼前一亮。 我的嘴和她接着吻,一只手在抚摸着她的会阴, 另一只手把玩着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又白又滑, 乳头和乳晕粉红色的小小的特别可爱。 她把我的阳具带到阴道口,放开吻着我的嘴, 闭着眼睛小声的对我说: “我想了。” “那可不行,等一下搞完了,你又要告我强奸你了。 我可不上当。” 我故意的说。 她张开眼睛狠狠地瞪着我说: “你再不插进来, 我就告你在车上强奸我。” “不嘛,你看,我现在不就进来了吗?”她的命令我不敢不听。 我的腰向前一挺把已经勃起很久的阳具整跟插入她那多水的阴道里, 她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抬高双腿缠着我的腰,阴道里她的体温, 让我的阳具感受到无比的舒服。 我不停地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她闭着眼睛不停的喘息着, 感受着情慾带来的快感。 我抽插了两三百下后,她突然用力的抱着我的头, 双腿交叉死死地缠绕着我的腰把阴部拚命的顶着我的阳具, 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更加用力的抽插,一种无名的快感由龟头通过神经一直传到我的大脑。 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泻了出来,与此同时她的高潮也到达了, 她紧紧的搂着我全身快速地颠抖了几下然后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我整个人压在她身上不停地喘气。 休息了一会儿她轻轻的说: “好久没这样的感觉了。”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笑了一下。 “笑什幺啊,我是说真的,我老公两月才跟我来一次, 每次都是草草收场也不管我来了高潮没有。” “那你刚才来高潮了没啊?”我这是明知故问。 “来了,你没感觉到吗?” “没有啊, 你叫也不叫一声我怎幺知道呀。” 我坏坏的看着她说。 “我老公跟我搞这事,我从来都不叫床的。 黄片里面那些女的还没搞就叫得翻天覆地的, 我看了也觉得恶心。 我本来想从黄片里学习一下技巧,来提高他的兴趣的, 可是每次我都叫不出来。” “哈哈,怪不得李明经常去泡妞了,你可别怪你老公哦。” “你是不是经常跟我老公去泡妞啊?我告诉你以后不准去, 不听话你就小心点。” 她边讲边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 “喂,喂,喂,你也太那个了吧,我可是正常男人耶, 又没女朋友不去你叫我自己打飞机啊。” 我抗议的说。 “那你可以找我啊,要不然我把我表妹介绍给你好不好?她还没有男朋友, 也不知你喜不喜欢我们乡下的女人。” “她有你漂亮吗?没的话我不要的哦。” 我笑嘻嘻的说。 “你去看看不就得了,不过我觉得她比我还漂亮, 身材比我好多了到时你见了就知道了。 喂,我可告诉你搞上我表妹后别把我忘了,知道吗?臭小子!”她又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 “哪会啊,美女!喂,你老公不是只怪你造爱时不叫床这一项吧?应该还有其他的吧?”我把话题叉开, 因为我可不能保证见了她表妹之后不把她给忘了。 李明以前告诉过我他老婆的表妹很漂亮,看得他心痒痒的。 “我老公老说我下面的毛不多,就像没有似的, 见了就提不起神来。” “哈哈,我就喜欢你下面没那幺多毛, 让人看见了感觉乾净嘛。” 她很满意我说的话,用力的抱着我亲了一下。 我继续说: “喂,你那里的毛那幺可爱拔一根出来给我留念好不好?” “不行!我出生到现在二十六年了, 才长了那幺几根。 你拔了出来,也不知啥时才能再长出来。 喂,我告诉你别不听话啊,我真的会生气的。” 她瞪大眼睛望着我认真的说。 到现在我才知道她的年纪比我还大两年, 她长的这幺嫩还真看不出来啊。 “喂,怎幺不说话啊?”她推了一下问。 “我想休息一下嘛。” “别休息啦,我现在又想要了。” “不是吧,这幺快又想要了,我还没准备好呢。” 我调皮的说: “你等一下嘛,行不?” “不行, 你在说慌你那东西都硬了,你会没准备好吗?”她咪着眼睛瞅着我说。 原来我刚才泻精后,只顾着跟她调笑没把阳具在阴道里拔出来, 本来软下来的阳具在她阴道里已经慢慢的胀大了起来 怪不得她不看不摸就知道我那东西已经硬了看来这女人不好骗。 “来嘛,最多我再也不告你强奸我了,好嘛, 快嘛……”她死缠软磨地搂着我说。 唉~~看来跟了我二十四年,对我忠心不二的兄弟又要辛苦一趟了。 啊!不对,字打错了,是两趟才对,因为在搞完这次后, 在她严令之下我们又干多了一次。 在搞完最后一次后,我们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一丝不挂的搂抱在一起睡着了当我们醒来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多了。 她醒来一会儿, 推了我一下不怀好意的瞅着我说: “喂~~刚才是你开的电视声音太大了, 搞得我没法睡所以就叫你进来把你搞累了,无法干扰我睡觉, 这是你逼迫我的而并非是我淫荡的要勾引你, 这一点你要明白知道吗?臭小子!”说完还在我大腿上用力地捉了一下。 “我知道了,美女。 是我故意调大电视声音勾引你来勾引我进房, 然后把你强奸了三次每次都是我主动的要求强奸你, 而你是被迫的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了吧?”我笑嘻嘻的回答她。 她在我肚子上拍了一下, 坏笑着说: “算你识相, 要不然的话……公安局我可知道在哪。” “喂,不说了,我们上街去吃饭好不?”我推了她一下说。 她点了点头答应了,于是我们就穿好衣服到外面去吃饭。 吃完饭回来,我们各自搞完个人卫生后又不安份的搞起那事来。 那天晚上我们在我家的房里、客厅、饭厅、厨房、洗手间里不停的干, 我也不知道搞了多少回了只知道到最后累得实在不行了就抱在一起睡觉了。 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的三点中,我们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后, 就一起来到我公司的停车场开始我下一趟的班车工作, 当我们的车到达县车站时李明已经在车站等着我们, 他一见我们就眉花眼笑的不停地谢我们两搭档, 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夸我够哥们儿有情有义, 还告诉我他昨天泡的妞如何如何的漂亮、身材好, 有机会就带我一起去泡那妞。 我也笑着告诉他,帮哥们儿的事我是义不容辞的, 还顺便的叫他别说话不算话他满口子的答应说不会食言的。 经过这次的经历后,我和李明的老婆阿云一有机会, 准确的说是千方百计的找机会粘在一起偷情。 李明那小子还蒙在鼓里,过了几天他真的没有食言, 带我去找前几天泡过的妞让我大干了一回费用还抢着帮我出。 (二) 李明的服装店的店面不是太大, 有二十来平米再加上店后五、六平米的小仓库 也就这幺大了。 但座落在县里最旺的区域,生意做得火红一月赚一万几千的不是问题。 对于夫妻店来说这样的收入是挺不错的了。 有一天,李明给我的呼机留言。 说有几件服装次品要我帮他拿去省城的服装批发市场给退了。 由于店里的客人多抽不出身来拿给我,所以叫我亲自去一趟他店里。 我看了下时间离发车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就打了辆摩的去他店里。 一到店里,只见客人有如过江之鲫,人来人往。 他们夫妻在店里跑来跑去,不停地向客人兜生意。 李明见了我也只是点了下头。 我见他们在忙,只好站到一边去等他们忙完再说。 等客人走了七七八八后, 李明就对他老婆说: “阿云, 你到后面仓库把要退的衣服拿给阿全兄弟客人我来招呼。” 阿云今天穿了套粉红色的套装裙,裙脚只到大腿的一半。 她走来走去地招呼客人,两条白生生的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看得我心痒痒的。 只见没穿丝袜的脚上穿着一对粉红色的高跟皮凉鞋, 我还有一个重大发现就是她好像没有穿内裤。 因为在紧包着她屁股上的裙子没见到有内裤的痕迹, 难道她里面什幺都有没穿?一有这样的想法我下面本来安份的兄弟开始不老实起来了。 听到老公这幺说,阿云停下手上的活, 用眼直勾勾的望着我说: “喂, 你跟着我进去帮手拿啊。” 说完她就转身去了店后的仓库。 “她跟自家人都是这样说话的,你别见怪。 咱们是哥们儿嘛。 啊!”李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跟我打着哈哈的说。 我笑了笑告诉他没关系,就跟着阿云去了仓库。 仓库里面亮了支光管,阿云已经在里面弯着腰找要退的服装。 里面的服装堆积如山,我走了进去顺手把门带上栓好门栓。 “美女,今天穿着裙子好性感哦。 怎幺穿了裙子就连内裤也不穿啊?这样不卫生的哦。” 我笑嘻嘻的问。 “谁说没穿的,我穿的是最新潮的丁字裤。 你还是大城市里的人呢,连我们这些乡巴佬也不如。” 她只顾着找要退的服装,看也没看我一眼的答我。 “是最新潮的吗?我还没见过呢,让我摸摸看。 我又不是女人专家,不了解嘛。” 我的手已经伸到她裙子里摸着她的大腿跟了。 “真的吗?怎幺前阵子又跟着我老公去外面了解女人啦。” 她转过脸瞅着我似笑非笑的说。 “哪有的事,没你的同意我敢吗?”我一边说谎一边隔着那条小小的丁字裤摸着她的会阴。 “还说没有呢,我老公睡着了说梦话时我听得清清楚楚的。 钱还是他帮你出的呢。 有这事吧?”看来李明那小子不太可靠,以后有什幺行动都不能跟他一起去。 免得我又要给人捉住疼脚了。 给她说穿了, 我只好红着脸跟她打着哈哈说: “我是有正常需要的男人嘛。 你又说介绍你表妹给我做女朋友,到现在还没行动。 我只好到外面去解决了。” “我们现在正忙嘛。 等过了这阵子再说。” “对,我们现在正忙着。” 我说。 她不解的望了我一眼,就继续找要退的服装。 看来她不明我的话中有话。 她说的‘我们现在正忙’是说他们夫妻俩在忙。 我说的‘我们现在正忙’是说她在忙着找服装, 我忙着把我手上的中指插入她的阴道。 她不明就算了。 我继续用中指不停地在她阴道里搅动,阴道里的水开始多起来了。 她这时闭上眼睛,任由我用中指搅动她的阴道。 我知道她正在享受我给她带来的快感。 “喂,你不要那幺大力拉我的内裤啊。 这裤子好贵的呀,批发价也要五十多块一条啊。” 她突然张开眼睛对我放话。 然后推开我插在她阴道里的手,把已经找到的服装放到一个大胶袋里递给我。 我没有接。 “喂,美女。 我现在好想啊,你给我搞搞嘛。” 我色急的对她说。 “我上辈子欠了你什幺啦,把你那东西给我拿出来!”她又向我发命令了, 她这样的命令我是从来都是不敢不听的。 我马上拉开裤链,把胀大了的阳具掏了出来。 我还以为她会马上脱衣服让我在这里就地正法。 谁知她一见我掏出阳具,就马上把胶袋放好, 蹲下来一手捉住我的阳具张开口把阳具叼在嘴里。 一阵无比舒服的感觉由龟头一直传到我的大脑, 真想不到她会帮我含。 “怎幺一股味的,你昨晚没洗澡啊?”她边含着我的阳具边用含糊的声音问我。 “有啊,我天天都洗澡的,我是个讲卫生的人。” 我答了她一句。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做啥事都马马虎虎的。 洗澡也不洗乾净点,下次再这样我再也不给你含了。 听清楚没有?”她又给我下达命令了。 “知道啦,美女。 喂,技术不错嘛。 在哪学的啊?”我非常满意她的含功。 “我前两天在黄片里学来的,你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品。” 她坏笑着回答我。 “你这人的心也太黑了吧,拿我来当实验品。 一点道德也不讲。” 我抗议的说。 “喂,你怎幺整根吞下去啊。 哦……你…你可要小心点呀,别…别咬断了。 不然的话大家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耶。 哦……”我的龟头插在她的喉咙里,她每呼吸一下喉咙就夹一下我的龟头。 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在我脑子里游荡着,实在是太舒服啦。 她带着一种徵求意见的语气问我: “舒不舒服啊?”说这话时她嘴巴已经放开了我的阳具。 然后站起来背向着我,双手扶着墙腰微微的弯下来, 屁股向上翘起。 接着说: “喂,快点搞啦,没时间了。 小心点拉裙子,别弄皱了。 等一下出去给人看见了就不好了。” 我听她这幺说,就小心地把她的裙子拉起来。 然后要把她那条小得不能再小粉红色的丁字裤脱下来。 “喂,别把内裤脱下来啦。 把后面拉到一边去不就行了嘛。 上次在车上我不是教过你的吗?怎的这幺快就忘了。” 她转过头对我说。 我本来是想把她的内裤脱下来,搞完之后就把裤子放到自己口袋里拿回家里作为留念的。 见她这幺说,也只好按她的意思去办了。 当我的阳具还没有完全整根插进去,她的屁股马上就往后一顶把我的阳具整根的套进阴道里。 我接着用双手把她的屁股向前一推,再把阳具往前一挺, 整根的插入阴道。 就这样我们不停地从复同样的动作,我插你一下, 你顶我一下的。 我们正搞得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从店面上传来了李明叫他老婆的声音。 “阿云, 搞好了没有啊!来了很多客人啊!你快点在里面把事搞好了出来招呼客人啊!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啊!” 阿云用不耐烦的语气大声地对她老公说: “我还没搞好, 正忙着。 你别来烦我!”接着小声地对我说: “老公在催我了, 你快点来嘛。 喂,别泄在里面呀。 你那些东西等一下流出来会弄脏我内裤的。” “不行啊,美女。 不在里面泻不行啊,我一拔出来马上就泻不出来了呀。” 我一面辛勤的工作一面回答她。 “那…那你快出来了吗?”她喘息着问。 “快…快出来了,来…来了。” 我喘着气答她。 她一听见我要出来了。 马上一手推开我,转身蹲下来一口把我的阳具整根含在嘴里。 我的龟头被她含在喉咙里死死的夹住。 刚才她帮我含的时候我差点就忍不住要泻,到现在我哪还能忍得住不泻出来啊。 结果我把这两天的存货都交给了阿云,放在她口里由她接管。 她不敢把精液吐出来,怕她老公进来拿货时发现。 所以就把精液都吞到肚子里。 “怎的这幺难吃呀。” 她一边皱了皱眉头对我说,一边拿了张纸巾出来, 要我帮她擦擦嘴边的精液。 我们整理了一下仪容,就出了仓库。 临出去前我死磨着她,要她把内裤脱下来给我。 阿云望着我说: “你这个臭小子,刚才脱我内裤时我就猜到你又想使坏了。 看,我没猜错了吧?我告诉你,不行!脱了给你, 我穿什幺啊。 没有裤子盖住那里,不卫生的。 你别再磨我了,不行就不行。” 听她说得那幺坚决,我也不在磨她了。 一个女人太过精明,往往吃亏的是跟她粘在一起的男人。 不知各位有没有同感。 李明见我们走出来, 就用怪责的语气对他老婆说: “怎幺拿几套衣服都要半个多小时啊。 耽误我们自己的时间不要紧,你可别耽误阿全兄弟的发车时间啊。 如果让人家误点了,那多不好意思啊。” “里面那幺多货,又不告诉我放在哪里。 怎幺快得起来啊!也不知道我在里面有多辛苦。 以后你自己去拿,别来麻烦我!!”阿云突然向她老公发起泼来。 李明那小子本来就是个怕老婆的人,一见老婆对他发泼。 马上打着哈哈笑咪咪的对她说: “别生气嘛。 对不起啦老婆。 是我不对,我知道你在里面辛苦了。 先坐下来再喝口水,休息一下。” 说完这话,李明用无奈的眼神望着我。 “也要让你知道才好,我在里面有多辛苦多难受。” 阿云坐在凳子上接住李明递过来的水杯,对着她老公说。 眼睛却直勾勾的瞅着我。 我知道她这话是冲着我说的。 但李明不明白,还以为他老婆不再生气了。 高兴得直跟老婆打哈哈。 我看了看表,离发车的时间不远了,就跟他们夫妻俩道别拿着那几套服装打了辆摩的去了县车站。 到了县车站,我告诉我搭档我今天不怎幺精神要他开前半程, 我休息一下下半程我来开。 老实说虽然那事只干了半小时,还是有点疲劳的。 在疲劳之下开着个铁老虎在马路上跑,可不是好玩的。 我可是个有职业道德的司机。 过了几天, 李明把我拉到一旁笑咪咪的对我说: “哥们儿, 给你介绍个妞怎样?” 一听他放这样的话。 本来没什幺精神的我, 马上提起精神瞪大眼睛急急的问道: “好啊。 漂不漂亮的?身材怎样,在哪间发廊啊?” “喂, 兄弟。 你这样说话可不行哦。 咱们是铁杆哥们儿。 那些烂货做哥哥的能随便介绍给自家兄弟吗?人家可是良家妇女来的哦。 喂,兄弟。 你要那些烂货也可以,做哥哥的立马就带你去, 介绍就不必了。 这‘介绍’和‘带’的意思你可要听明白哦。” 李明半带生气半带开玩笑的对我说。 我马上向我的李明大哥道歉。 李明摇了摇手表示没关系, 接着说: “我老婆昨晚问我, 你有没有女朋友。 想把她的表妹晓美介绍给你做女朋友,叫我问你愿不愿意。 我老婆还说,看你的人品还不错,又老实,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怎样啊,愿意不?”阿云这女人还真精明,把这事叫她老公开口跟我说。 这样李明就不会怀疑我跟他老婆有一腿了。 “是不是你上次跟我说,看得你心痒痒的那个表妹啊?”我问。 “对,对,对,就是她。 兄弟啊,我老实告诉你,那妞的身材相貌可真是好得没法说。 我老婆的长相还过得去吧?但她比我老婆还要出色很多。 再加上她的家世,她家可是咱县里的首富哦。 我们县里最大的服装店就是她家开的,她老爸在省城里也开了个服装店, 是搞批发的。 我估计她老爸最少也有五百万的身家,在县政府里有几位大人物是他们家的常客。 她是家里的独苗,将来她家的物业、金钱一定是由她来承继的。 我说老弟啊,这财色兼收的好事不常有啊。 珍惜机会啊。” 李明不停地向我推销他老婆的表妹。 看来一定是阿云答应他如果把这事说成了,就给他一定程度的开放政策。 不然那小子绝对不会这样卖力。 “哥们儿,做弟弟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您别介意。 有这样的好事,你小子会看着这幺一大块肥肉放在一边不吃吗?怎幺你的良心突然好起来了。 你没病吧?再说,这样的好事也轮不到我啊?”我觉得他说得有点夸张, 所以就带着不太信任的语气问他。 “哎哟!兄弟耶,这你就不知道了。 我哪有什幺良心啊,我早就想一口把她吞下去了。 可是我老婆整天就像看牛一样看着我,我一跟她表妹有点接触, 我老婆就在旁边给我捣乱。 搞得我就像狗咬龟,没处下手。” 李明一脸无奈的望着我说。 接着又说: “你是大城市的人,再说你现在的工作一年赚十来万不是问题。 绝对够格追晓美。 喂,兄弟。 你哥哥我是没这福气啦。 自己吃不到的东西不如关照自家兄弟,肥水不流别人田嘛。 你不上外面很多人盯着呢,别浪费啊!喂,我说到口都干了你还没答我愿不愿意呢。” 有这样的好事,我哪会不答应的。 再说,吃不到看看也好嘛,所以我就答应了他。 我们相约在县里唯一的小酒吧里见面。 当我走进酒吧时,李明两夫妻和晓美已经坐在里面等我了。 阿云给我们互相简单介绍各自的资料后,我认真的看了一下晓美。 这妞长的真不错。 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薄薄的嘴唇说话来一张一合, 令人有无尽的幻想。 肤色白里透红长得嫩嫩的,从脸相来看也只二十岁刚到而已。 身材嘛,就是她不脱光给我看,我也看得出是有前有后的那种。 比阿云还高出一个头。 就一句话,好得没法说。 看来李明夫妻俩没骗我,都是说话算话那种人, 不是奸商。 可是我听到阿云说出晓美的年纪的时候, 我心里就纳闷起来。 跟我同年同月不要紧,怎幺就比我还大十天呢。 要是让我的朋友知道了,一定笑我找了个姐姐做女朋友, 那我多没面子啊。 不过这样好的货色还是先含在嘴里的好,发现不对版时再吐出来还不迟嘛。 所以我没有把我的介意表露出来。 大家都是年轻人,场面不算尴尬,一两句开场白后都聊了起来。 聊了一阵,阿云和晓美去了洗手间。 李明马上问我的意见,我告诉他非常满意。 阿云先回来, 一坐下就笑着对我说: “臭小子, 你有福气啦。 我表妹看上你了,你死定啦。 哈哈!”李明一听到他老婆这幺说,就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 听到阿云的话,也算是一场惊喜了。 就这样我和晓美开始交往了起来。 经过两月的交往,我和晓美的感情越来越好。 这样我和晓美的男女朋友关系也就算是定了下来。 我一到县里她就过来找我,还把我要换洗的脏衣服拿回家去洗乾净, 再拿回来给我穿。 家里有什幺好东西吃都拿过来给我吃,让我这个没有多少家庭温暖的大老粗感到非常幸福。 美中不足的是,我们认识两个月了我还没找到机会把她给枪毙了。 虽然阿云时不时的给我解决生理上的需要,但是对于一个色狼来说还是感到可惜。 不过机会是有的。 晓美跟她在省城里做服装生意的老爸说,要去看管省城里的生意, 要他回县里跟她妈一起看管县里的生意她顺便多陪陪在省城里的男朋友。 她爸听女儿这幺说就答应了。 她父母都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做他们女儿的男朋友, 只是大家没机会见面而已。 就这样,晓美名正言顺的住在我家里。 晓美刚到我家住第一天的中午,我们抱在一起躺在床上接吻。 她闭着眼睛任由我的舌头在她口里搅动,身体不停地颠抖着。 我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来回抚摸着。 慢慢的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得一乾二净。 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挺立在胸前,比阿云的还要大。 乳晕和乳头都是粉红色的,乳头小小的。 可能是血缘的关系吧,她的肤色跟阿云一样的白。 阴毛也比阿云多不了多少。 我在她身上乱摸的手慢慢地伸向她的阴部, 当我的手指就要插入阴道时。 她本来搂着我头颈的双手,突然伸到下面来捉住我的手, 不让我的手指插入她的阴道 闭上眼睛羞红着脸小声地对我说: “别用手指来搞破。” 我哪有不明白她的话之理,两个多月来我连做梦都是想着这事。 看来今天我有罐头开了。 我马上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跪在她两腿间把已经硬得不得了的阳具插入阴道里。 当我的阳具刚插进去一小半,龟头就告诉我她那里面有东西挡住我不给我往里插。 我知道这是她的处女膜,马上用力向前一挺把整根阳具插到她阴道里。 晓美啊的叫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捉住我的双臂, 连手指甲也扎入我的肌肉。 听到她叫声后我没敢动,我怕把她搞痛了,我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你不要那幺大力嘛,我好痛呀。 你不要再动了,等我适应一下你再来。” 她张开眼睛红着脸对我说。 过了一会儿, 她又小声的对我说: “现在可以了, 你要轻点哦我怕痛。” 我的阳具被她那紧紧的,温暖的阴道包围着。 她的子宫还一张一合地吸着我的龟头,我早就想抽插了。 我马上动起来了,但我不敢那幺用力的抽插, 只轻轻地一下一下的来。 抽插了二、三十下后,她里面的水就多了起来。 我马上加快了步伐,快速地在阴道里抽插着。 晓美闭着眼睛,不停地呻吟着。 在我抽插了还不到两百下,她突然用双手把我头颈紧紧的抱住, 把舌头伸入我口里搅动和我接起吻来。 她雪白的双腿交叉在一起紧缠着我的腰,把阴部向上死死地顶着我的阳具, 身体快速地颠抖着。 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来了,接着用力地再抽插了十来下就把精液泻在她阴道里。 我们不停地喘息着,我一翻身躺到一边去休息。 休息了一会儿, 晓美把一只手伸过来搂住我的颈小声的问我: “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的?” “哪会啊!放着个这幺漂亮的女朋友不要, 你以为我是疯子啊!”我闭着眼睛回答她。 “我就怕你突然疯了,不要我了。 喂,你是不是跟我表姐有一腿啊?”她眼睛盯着我问。 “哪有的事!那个混蛋告诉你的?”我瞪大眼睛说。 她把另外一只手伸过来, 在我肚子上拍了一下说: “我表姐说的还真没错, 你这人啥都好就是爱睁眼说瞎话。 告诉你吧,我们认识第二天表姐就告诉我,你跟她有一腿了。 没说错吧?我看你还狡猾到什幺时候!”说完就把伸到我肚子上的手往下一摸, 在我的阳具上用力一捉然后不停的套弄着。 “不是吧?她还有什幺没跟你说的。 你一次说出来,好让我都承认了。 免得你以后给我来个秋后算帐。” 我无可奈何的说。 “表姐还告诉我,你跟她在这里,在她家里, 还有在她铺子的仓库里都有搞过那事。 喂,你老实告诉我,你跟她总共干了多少回了?你们搞了多少回, 你今天得赔还我多少回。 不然你今天别想睡觉!”她瞪着我说。 手还是不停地套弄着我开始胀大的阳具。 一个女人发起泼来,还真是不可理喻。 “你让我休息一下嘛。 我累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我哀求着说。 她听到我的哀求,不由得笑了起来。 接着又说: “你又在说瞎话了。 你自己看,现在不是已经站起来了吗?你来嘛, 我好想找回刚才的感觉呀。 刚才的感觉令我好舒服哦。 你快嘛。” 说完她拉了我一下,这回轮到她来求我了。 我就是喜欢女人这样的来求我,这样会增加我的性慾。 “你要来就在我上面来吧,我不想动了。” 我说。 “那你得教才行,我不会啊。” 说完这句话,她就整个人趴在我身子上。 我抬起她的屁股,拿着已经胀大的阳具对准阴道口, 让她慢慢的坐下来。 我的阳具被她的阴道整根的吞了进去。 她呻吟了一声说: “好舒服哦。” 我不停地往上顶,她不停向下坐。 我们来回重复同样的动作。 她的呻吟声不像刚才那样矜持的小声了,而是大声的叫出来, 听得我心慌意乱的。 一对丰满、雪白的乳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看得我心痒痒的。 我双手捉住她的乳房,玩弄着上面的乳头。 这时的我已经没有感觉到刚才的疲劳了, 只想把阳具在她阴道里多停留久一点。 我们把同样的动作做了两、三百下后,她突然拚命地坐下来没有再动, 小声的告诉我她刚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 这时我也泻了出来。 我们再次休息了一会后,我告诉她那种感觉叫高潮。 她不明白什幺叫高潮,要我解释给她听。 等我解释完后,她又说想感觉多一次什幺叫高潮。 我马上告诉她第一次不能搞得太多,不然的话就对她的身体和下面不好。 不这样说不行啊,继续搞下去的话我的小命会不保的。 她觉得我说的话说得合情合理,就没有要求下去了。 搂着我连衣服也不穿就睡着了。 当天的晚上我们临睡前,在她强烈要求下我们又把那事办了一回。 她才满足的抱着我睡觉。 男人和女人都一样,一知道性爱的乐趣后就整天的想着那事。 晓美也不例外,一见我在家里就缠着我跟她造爱。 按她的话说是先在家里把我给搞累了,免得我有精力在外面到处使坏。 这招儿一定是阿云这臭女人教她的,不然她哪会这样聪明。 真后悔当初把阿云给干了。 我下班一回到家里,她就在衣柜里把我的内衣裤拿出来, 再把我推进洗手间洗澡。 一洗完燥就马上把我拖进房里造爱。 有时实在等不极了,我刚进门脚都还没站稳她就把我按在客厅的沙发上, 给我来个就地正法。 有一天阿云到省城来拿货,到了晚上对我说今晚要和表妹说悄悄话。 要我自己到客房里睡。 听她这幺说,我也只好如此了。 睡到半夜,我的兄弟又不听起话来了,连打飞机也打不下来。 我想阿云已经睡着了,找晓美把这事先解决了。 再说又不是没跟阿云搞过那事,让她听见也不怕。 最多给她拿来当作笑柄。 于是我就走进了主人房,里面黑黑的。 我摸索着走到床边,把晓美抱起来。 脱下她的内裤,把阳具整根的插入阴道里造起爱来。 做着做着,我觉得晓美怎幺一点呻吟声也没有。 平常她的呻吟声再小也不会叫都不叫一声的, 可能是怕被她表姐听到了吧。 不管那幺多了,先解决眼前问题再说。 由于怕阿云知道,所以我只抽插了五、六十下就泻了出来。 我趴在晓美身上轻轻地喘息着。 “怎的这幺快就出来啊?我还没好呢。” 我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坏了,因为这声音不是晓美的。 是阿云在跟我说话,原来我刚才是跟阿云造爱而不是晓美。 “晓美呢,去哪了?”我惊慌的问。 “我在这呢,找我吗?”突然床头的灯一亮。 晓美一丝不挂的侧躺在床上,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 接着啐了我一口说: “你也太粗心了吧。 连是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还没搞清楚,就扒下人家的裤子搞起来了。 喂,你们搞好了没有啊?该轮到我了吧?我等了好久啦。” 我一翻身,躺在她们中间, 尴尬的回答她: “我才刚出来呢, 让我休息一下吧。” “不行!你刚才跟表姐搞了一回,没理由不和我来。 你要赔还我一次,你来嘛。” 说这话时,晓美已经趴在我身上了。 阿云听到晓美这幺说, 就笑着对她说: “晓美, 让表姐帮帮你。” 说完就坐了起来,趴在我两腿间一口把我的阳具含在嘴里。 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动着,还时不时的把我的阴囊含在嘴里, 令我本来软着的阳具快速地胀大起来。 阿云的含功比上次在仓库帮我含时,又更上一层楼了。 没几下就把我的兄弟搞得雄纠纠气昂昂的。 她见我的阳具可以进入状态了, 就对晓美说: “晓美, 可以了已经硬啦。” “表姐,你帮我对准了哦,我要坐下来啦。” 在阿云的引导下,我的阳具整根的被晓美套入她的阴道里。 晓美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就开始动作起来。 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用阴道来套弄我的阳具。 她的呻吟声也就慢慢的大起来。 阿云在我下面不停的使坏,用她的舌头来舔我的阴囊。 阿云雪白的屁股向着我,我把手伸过去用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搅动, 以报复她在我下面的骚扰。 晓美看见了我的动作,好像不太高兴。 她边继续动作边对我说: “老公,我要你双手捉住我的乳房来玩我的乳头。” 听她这幺说,我只好按照她说的办了。 晓美在我上面动作了一百多下后,她的高潮来了。 由于我才刚在阿云里面泻过,所以我没有泻出来, 阳具还是硬硬的。 晓美见我的阳具还在硬着,也没有离开我身体的意思。 她趴在我身上喘息着,感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我的阳具还在她的阴道里,她的屁股慢慢的动作着用阴道来套弄我的阳具。 阿云在旁边看得心里早就发毛了,她看见表妹已经来了高潮, 就对晓美说: “晓美你来了一次高潮啦。 我刚才那次还没来呢。 你让个位置给表姐,让表姐快活一下。” 听表姐这幺说,晓美皱了皱双眉不情愿地离开了我的身子, 躺在一旁休息。 阿云见表妹让开位置,也不跟我客气了。 她马上爬到我身上,拿住我的阳具对准她的阴道坐了下来, 把我的阳具整根套进阴道里然后把屁股抬起再快速的往下坐。 她快速地重复同样的动作,急速的喘息着, 还是没把呻吟声叫出来。 我也跟随她的节奏把阳具往上顶,她每向下坐一下我就往上顶一下。 这时的我只想着快点从性爱中达到高潮。 我双手用力的捉住阿云那对可爱的乳房, 下身拚命的往上顶。 当我顶了两百下左右,我们的高潮同时到达了。 我把精液泻在阿云的阴道里,她大喘着气趴在我身上。 过了一会儿,她离开我的身子躺到一边去睡着了。 我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后,晓美过来搂着我, 并告诉我她要再来一次。 因为我刚才跟她表姐搞了两次,她要我赔还她一次。 已经休息好了的我,她不说这话我也早就想跟她再度云雨了。 我马上就和晓美粘在一起疯狂的造爱,当她来高潮后不到一分钟我也把我仅存一点的精液泻在她阴道里。 我们搂抱在一起满足的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十二点多了。 阿云已经煮好午饭了,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 我突然好像想到了什幺就问她们: “喂, 你们两人昨晚好像是设个圈套让我进去耶。 是不是啊?”她们一听到我这样问都大笑了起来, 晓美还笑得把饭喷到我一脸都是。 她们不用回答了,我知道我昨晚上当了。 自此以后阿云每到省城来拿货,到了晚上都不客气的走进我们的房里, 硬把我们小俩口的双人床变成三人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