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打网球是一个很迷人的运动,尤其是看着清纯的女生穿着迷人的网球T-SHIRTS, 以及那短到不行的运动裙穿在女生的身生,身裁缐条完美曲缐, 修长无瑕疵的美腿更是展现无遗。 我是一个大学四年级生,由于大四的课较少, 所以我常常会利用下课后多馀的时间去看我们学校的网球社 那里的正妹可真多看着她们穿着网球社特制的运动服装, 全体社员穿着白色系列的网球服装那一种整体的美感, 真的是笔墨难以形容。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那件右大腿方位有开叉的迷你短裙, 当这些美女们拎着球拍,等待对方发球的同时, 那翘起她们的美臀老高的同时屁股对着你左右摇晃, 让你几乎还可以看见裙里头若隐若现的小裤裤 喔…这种感觉,真的是暗爽在心内,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网球运动的原因。 因为一毕业就要面临兵役的问题,所以我常会在晚上十点以后, 在我们学校的大操场上跑步以锻练体魄。 十点以后,操场的大灯就会全部关上,而我总是一个人利用这段时间来到学校的大操场。 夜晚大操场没有灯火通明,只有黯淡的月光及路旁微暗的水银灯光照射着操场的跑道上。 每一次的跑步,我都会有些感慨,感觉到自己黯淡的人生伴随了我将近二十个年头, 跑在形单影只的第八号跑道(最外侧)只有影子孤独地伴在我身边。 一天夜里,跑了快要半圈了,我忽然看到有一个高佻的身影正在我眼前晃, 我有些讶异毕竟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夜晚,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独享, 想不到还有人会选在这样的时间来运动。 那个人跑在操场的最内侧,与我有一大段距离, 而我在那个人身后注意很久一直看着那个人的背影, 想说这么晚了来跑步的大概多半是个男生,越靠越近时赫然发觉不像个男生, 等到超越那个人的时候转过头一看竟是个妙龄女子, 只是在黯淡街灯下看不清楚她衣服的颜色只依稀看见她穿着一件深色的外套, 搭配着一件迷你短裙。 短裙…???!!!我有没有看错,我开始慢慢向内侧的跑道靠, 这时我已经确定她是穿着短裙不过严格说起来那不是一般女生所穿的迷你裙, 而是运动短裙她头发及肩,腿部修长细致,看不出运动员的缐条, 选在这样的时分跑步让我实在想不出有任何原因。 就这样一连几个礼拜常会看见她一个人在晚上十点以后出现在学校的大操场上, 她的出现让我产生了许多的好奇。 这一天,她又出现了,我终于让我提起勇气想认识她, 便悄悄地跑到她身旁「同学,你好!你是学校的运动选手吗?!」「不是, 我只是网球社的社员罢了。 」网球社?!难怪会穿运动短裙了。 「喔!你好,我常看你来跑步,喜欢慢跑吗?!」她吱吱唔唔了很久, 终于回道: 「当然不是嗯!我看你也常来跑步, 难道你也喜欢慢跑吗??」「嗯!严格说来也不是。 」「就是啊!慢跑是最无聊的运动不是吗??」「听你这么说来, 你慢跑是有其他原因的啰!」她点点头不语。 看着她不语,我也没再问下去,能跟这样的美女搭到缐对我而言已实属难得, 我不想逼她。 没想到后来她竟然自动告诉我原因,「是为了减肥!」「减肥?!」这个答案令我很吃惊。 「不会啊!我看你身材不错啊!」「不, 我太肥了我四十七公斤了。 」「四十七公斤会肥?!那我怎么办??!」我此时已经与她平肩并行跑步, 目测她的胸至少C罩杯有馀这样的上围,这样的身材, 让我觉得她来慢跑很冤枉。 「你是男生啊,所以没关系,可是我们社长说像我身高一七○的女生, 标准体重是四十五公斤。 」「你蛮听你们社长的话嘛!」「当然, 他是我们网球社所有社员的偶像我们全部都很钦佩他。 」看来又是一个盲目崇拜的女生,像她这样的美女为了她的所谓的偶像还特意在这么深的夜晚来操场跑步减肥, 看来这位网球社的社长一定是做什么都会很帅的那一种人。 「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很认真的女生。 」「怎么说啊?!」「你慢跑除了减肥, 其实也是为了训练体力吧!」「你怎么知道?!老实说 我不想再当社员了我想当正式球员。 」「喔…猜的啦!因为我还蛮注意网球社的消息, 知道你们最近好像在举办什么比赛。 」「是成为正式球员的甄选比赛。 」「看不出来你的野心还蛮大的,你是什么系的学生啊?!」「外文系, 今年大三。 」「喔!原来是外文系的学妹,难怪这么的清新可人, 我是公行系我今年大四了。 」「学长好!」「学妹!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学长!」从此之后,我都会满心期待了晚上十点以后的「约会」, 整个操场就像只为了我跟她两个人而设的一样 而我以前那所谓「伴孤独」的慢跑转眼间变成「心甘情愿」的慢跑。 就这样相逢不如偶遇,我认识了这位学妹,原来她叫小芳, 是学校网球社的社员人不仅长得可爱而且气质大方, 身材又好。 其实那天见到小芳后,我就很喜欢她,跟她慢跑已经成为我生活的重心, 每次我们并肩跑在一块我都可以瞄见她挺立的双峰不停地上下起伏抖动, 看得我心痒难耐。 对我而言,她会是个完美情人,只不过她已经心有所属。 * * *傍晚是她社团练球的时间,我只要有空就会去看她。 「学长?!你怎么会来!」「有空啊!想来看看你们的网球社。 」(其实我是来看你的。 )「嗯!…不聊了,我得要练球了,你随意喔!」「嗯!」看见小芳与其他社员一起集合, 在前头面对小芳她们讲话的似乎就是她们网球社的社长 以前我来网球社只是纯粹看女生并不认识她们的社长, 现在亲眼目睹这个社长果然人长得很帅,着实像是个电影明星。 看见小芳与其他社员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神间透露出无比倾慕与渴望, 终于明白为什么小芳会这么听社长的话也了解为什么她想要成为正式球员。 两个礼拜后的一天,晚上十点过后,我就像往常一样来到大操场跑步, 跑完了三、四圈后我顺着声音的来源听到司令台上传出哭泣的声音, 也看见司令台上有人好奇心的驱使,我上了司令台, 看见一个女子正坐在司令台后方两侧座位上哭泣。 「小芳…是你吗?!」「呜……学长,我出局了, 我没被选上正式球员。 」我说不出什么高深的安慰话,只知道她此刻心里难过。 「没有关系的,小芳…,这次不行还会有下次不是吗!?」「下次?!我已经大三了, 要我等到那时候??明年皓维学长就要毕业了 难道还要再让我等一年吗?!」是啊!那天高大挺拔 怎么晒也不会黑的网球社社长是这群网球社妹妹的最爱, 也是她们的理想情人看到小芳为了想要成为正式球员而这么努力, 不是没有原因那全是为了能引起他的注意所做的牺牲。 只能说,我没有拥有成为理想情人的任何条件, 身高、体重、长相全部不合格哎…这就是人生啊!那天之后, 我有好几天都没再看见她来慢跑傍晚去社团找她也看不见她, 看来她真的是伤心欲绝吧!那些日子我又恢复到一个人跑步的日子, 时常想起小芳学妹。 * * *又过了两个星期的一个晚上,她又忽然地出现在操场上跑步, 我心中自然无比雀跃地跟了上去「你总算是振作起来了。 」「是啊!?我是该振作了,因为网球社的慈云学姐前几天受了伤, 需要长时间的修养正式球员的空缺又有了。 四天后早上将会在网球场上再举行比赛测试, 所以我得再加把劲。 」原来如此,我以为她已经把那件事情看开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说些鼓励的话,「可以的, 小芳我支持你,你行的,你一定行的。 」「谢谢学长,这几天我可能会跑得很晚, 学长你会陪我吗?!」「那当然啊!你要跑多晚我就陪你多晚 放心吧!学长我别的没有就是体力好,一定陪你训练到你要测试的那天为止。 」就这样,她为了训练体能,煞费苦心, 这几天都没有缺席而我则是依言履行承诺,陪她跑步。 她为了能被选上成为正式球员,训练的量足足比平常多两倍, 看来她真的是很在意这一次的机会。 每次陪她跑步从晚上十点一直跑到快至半夜十二点, 白天的时候在学校的网球场上看见她一个人对着墙壁练习 到了傍晚又继续参加社团的练习三天下来,她一直在做勉强自己的事情, 全为了能选上正式球员。 她的事,我全看在眼里,也很心疼她,担心她的瘦弱的身子会承受不住。 * * *到了要测试的前一天晚上,她依旧准时来操场报到, 这时我看到她脸色已经不太好眼神有显愰神, 整个人瘦了一圈惹人怜惜, 我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还好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看你今天就别跑了吧这样也好应付明天即将来的比赛。 」她死鸭子嘴硬地道: 「那怎么行, 明天就要比了我不累,我一定得再努力些。 」「你已经够努力了,保留一些体力吧!」「不!还不够!我要再努力点才行, 只剩下这最后的机会了我得好好把握才是……」说着说着她的眼神上移, 额头一仰整个人已经累得快散开了一般不支倒地。 「小芳…!!!」我急急忙忙原扶住她, 看着她眼睛微闭身体不停地抽搐着, 嘴唇不停地在喃喃自语道: 「皓伟学长, 我一定可以成为正式球员的。 」又是皓伟…,这家伙只不过是个小白脸, 为什么会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你的努力和痛苦他又看不到 是啊!你始终眼里只看见你的社长却没看见陪你跑步的学长, 看来你跟我慢跑这么多天是白跑了还满心以为你会因为我跟你跑步而会慢慢喜欢上我, 看来我错了我想不会有这么一天的。 「皓伟……」她依旧是喃喃自语地道着。 我开始痛恨她口中念念不忘的这两个字, 加上我本来就很喜欢她抱起轻如羽毛的她,看着她依旧还未回过神, 愰惚的模样实在让人迷惑。 她诱人的体香与我如此贴近,而我的左右手都碰触到她的身子, 环抱间我右手握住离她的胸部不到几公分的距离, 左手手肘的V型交叉点紧靠在她下体私处部位 又看到她短小迷你的白色运动裙修长又匀称的大腿, 让我抱在怀中时就已经起了些色心将她带到司令台的后方的座位上后, 我还舍不得将她放下心中也不断在犹豫着跟自己天人交战。 虽然眼下操场四处人堙稀少,光缐不够充足, 但是还是不够隐蔽。 这时我看向司令台后方的角落,两侧都有一处陷下去的凹地, 依循不到五个石阶下去可以看到一扇已经关才的门 那扇门是通往后台我将小芳整个人又抱了起来, 走下了石阶到了最后一个台阶后,我稍微坐了下来, 之后才将小芳放了下来整位子全让给她,她此时眼睛还是半睁半闭, 又不时一阵低语。 在那窄小的空间里,一个石阶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空间, 而我几乎是半坐地让小芳坐看着小芳双腿并拢地紧靠在一块, 为了能放置她修长的双腿而以最美的角度倾斜 加上她迷人的网球短裙遮不住那若隐若现的迷人三角地带 我已经无法再压抑自己不受考验的慾念知道再压抑自己的情绪身上的细胞会死一万个。 就这样,顺从自己的渴望,手已经不自觉地翻起她的纯白运动裙, 右手食指中指不由得并拢向她私处紧靠并上下磨擦, 左手扶住她的后脑杓此时我已经从半坐变成半蹲, 整个石阶已经全然让给了小芳身体也微微向前倾靠在小芳身上, 手慢慢地将她衬裙里头薄薄的衬裤掰开在黯淡的光缐下, 分不清她三角内裤颜色只能依稀品味它蕾丝边质感, 让我当场性致勃发老二也瞬间涨大勃起。 看着她到现在都还未回神,知道她还不晓得我已经有了想占有她身体的慾念, 而她口里不断地低吟喊着她深爱学长的名字一听来就有不很让人服气的感觉, 向她低吼道: 「小芳!现在在你身边的不是你那个皓伟学长 而是我!」看她还是不改初衷便用自己的唇亲啄小芳她诱人的红唇, 好让她闭嘴右手已经替她将外套的拉链打开, 并且瞬速摸索游移到她的白色运动杉上在她完美而挺立的双峰上搓揉捏握。 当我亲吻她的唇到满足的离开后,我便拉开她运动衫的上衣, 向上拉开至她胸围的上方一样蕾丝边的胸罩触感衬托着她丰满的上围, 我的舌尖已经忍不住轻舔她两粒大奶所建构的乳沟 顺着双峰划出完美的弧形扯开她的胸衣,在她的左边粉红色的蓓蕾上用贝齿轻咬, 之后便大力吸吮着她的乳房手也没闲着,不断地揉捏着她柔软的酥胸, 右边对称的完美也丝毫没放过不停地左右互换, 一时之间沈浸在她的胸乳之间而无法自拔。 「学长…」一阵柔弱无比的唿喊声让我讶异的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想不到她这么快就醒了心里有些失望,赶紧停止对她的侵犯, 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在她的眼神中我看到她似乎有清醒的迹象,她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我只能起身无奈地回道: 「什么事?…」「学长…」只见她不断地喊着学长二字 却不知是叫我还是叫他。 「学长…我想跟你打双打…」原来她是在说另一个学长, 看来她的整颗心全部都在她社长那梦里喊的名都是他。 不过好在她并不是真的清醒,说的只不过是梦话。 即便早知道她的心意,我还是没有放弃侵犯她身体的念头, 毕竟这是个难得可以上她的机会。 这时我发现她的两条腿很不安份地前后微微摆动着, 不知是何原因?!让我十分诧异 只听到她嘴里又喃喃自语地念着: 「我可以的, 我一定可以的我不累…,我还可以跑,我一定要通过测试…学长你看着…」看来她为了成为正式球员, 已经到了执迷不悟的阶段连半梦半醒间都还在以为自己在跑步训练体能。 看来所以的不可能,又在一瞬间划做可能了。 我将她碍事的双腿轻轻地向外分开,好让我的身体能在她两腿中间, 此时我两边的腰际清楚感受到她的大腿内侧不断地以韵律十足的频率摆动着 并且不断地磨擦而她此刻的运动裙也因为她的摆动而呈现出完美无瑕的景象, 看得我简直快要喷鼻血实在是太诱人,太消魂了。 我将我的运动长裤拉了下来,掏出了涨痛无比的阴茎, 直接钻进她白色运动裙的衬裤里感受到她还在运动的事实, 衬裤一缩一放一紧一开,虚实间让我兴奋到不行, 我意识到这一点便赶紧要离开,因为我知道再这样下去龟头会承受不住兴奋而因此射精。 我再度起身,将她的衬裤和内裤彻底地掰开, 好让我能将小芳的秘密花园看得仔细。 我发现她阴道外围有着些微的湿润,分不清是汗水还是蜜液。 我此刻头已经埋首在她两腿的中间,并用手指轻轻地扣弄她的阴蒂, 舌头也忍不住去轻舔她的阴道四周过了不久, 我舌尖明显感受到她蜜液向外流出。 我见时机已经成熟,便将硬挺到不行的肉棒直接扶正, 顶到小芳的阴道口边由于她一直不停地摆动着双腿, 虽然摆伏不大但是仍是牵动着阴动瓣膜的开阖, 不断刺激我龟头前端的敏感地带让我的小弟弟更加兴奋, 不断分泌出湿润的分泌物。 就在要深入的同时,小芳她又突然地出声,我又暂时打住, 停止手边上所有的作业我的阴茎就这样抵在小芳的阴道口上方。 「学长…你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学长……你说你要陪我跑步的啊!」是在说我吗??此刻我狐疑地将头移到小芳眼睛的正前方, 「学妹我在啊!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看来她是真的醒了, 哀…「是吗??!学长你骗我,我怎么看到一片漆黑, 我应该是在学校的大操场上啊!而且我也看不到你。 」我对她的话感到奇怪,光缐就算再怎么不充足, 黑影总该看得见吧!于是我用手在她眼前挥了几下 发觉她似乎没有反应好家在。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赶快找理由搪塞。 「喔!这里是学校附近的健身中心,刚才你累得跑不动, 昏迷不醒我又叫不醒你,所以我就把你带到这里。 」「是喔!?可是这里怎么会这么暗?!」「刚刚全台大停电!所以你才会看不到我, 不过你现在人是在一台跑步机上。 」「是喔!可是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说你太累了,睡着了,学校又没灯光, 外头马路上的水银灯也关了你的印象当然是一片漆黑。 我想你真的是太累了吧!我看你别再跑了!」我这才发觉自己胡说八道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厉害了。 「不行,我还可以的跑的,就快要比赛了,我只剩下这次的机会了。 」虽然分不清她到底有没有清醒,不过我还是说了些是是而非的原因, 继续睁眼说瞎话「放心,学长一定会陪你跑到最后的, 学长永远会在一旁支持你。 」「谢谢你,学长!」我开始有些担心了, 她已经明显恢复了意识只不过她的眼睛可能暂时缺氧, 让她暂时看不清楚四周景象。 不过我现在最关心的不是她的眼睛,而是现在我还能不能继续占有她的身体。 我明白此时我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的肉棒正抵着小芳她的阴道口, 顺着她的开阖不停地阴道口正准备进入她的阴道内 只不过龟头前端似忽还有一层还未突破的障碍 原来小芳还是个处女在她宝贵的处女膜面前, 让我正犹豫不决。 这个时候,她忽然扭动了她的身体,似乎想起身, 我连忙制止她身子向前并用自己的重头抵住她, 龟头这时也深陷她的阴道内几许。 「…唔……」「怎么了学妹?!」我明知故问,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这台跑步机好奇怪?!」「怎么个奇怪法??!」「我好像双脚不能踏在地上 而且我的腰间好像被人束缚住动弹不动,前头好像有一股力量要把我推倒的。 」她可能感受到前方有了阻碍,一时之间有感而发。 我赶忙解释道: 「这是最新型的跑步机, 它强调人性化的运动你的腰有松紧带固定住, 让你的脚悬空跑才不会伤到膝盖至于你说有一股推倒你的力量, 那是要训练你的肌力和抗压性。 」「是喔!原来如此,看来这部跑步机还真的是很多功能。 」「是啊!」我真的是乱掰到天花乱坠, 将她所有的疑问全部解开。 好在她并不是真的要起来,只不过是想挪移调整自己的姿势, 而且经过我的解释后深信她是在一台跑步机上 双腿依旧不停地摆动像在慢跑一样。 我见她还是在状况外,一切都还在控制中,于是我打消犹豫的念头, 先插了再说扶正了她的腰,并用手托住她抖动不停地双腿, 将她的双腿稍稍拉向前方将我全身的力量用力灌注在我的腰上, 慢慢地向前挺进毕竟她坐在石阶上,她的后背正抵矮小的阶梯, 若是太过用力蛮干痛醒了她那这一切的美好就要结束了。 当我的龟头完整没入她的阴道内时,我这才放下她的双腿, 此时她的双腿向内靠在我的腰间不断原上下磨擦。 这时我扶住小芳的腰环抱,左手扶小芳她的臀部, 右手手背贴在石阶顶上并让她的后背能紧靠在我的右手掌上, 以好让我能顺势做更深入的插入。 当我调整好小芳的坐姿后,便将全身力量再度向下压入她的阴道内, 突破她最后一层薄膜我的肉棒果然就在这个时候明显感受到整根深埋进去, 完全插进小芳的蜜穴小芳也在此时有感而发, 「厄……啊…」我此刻暂时停下了抽插的动作 关怀道: 「怎么了…」「不知道我觉得我的身体很不舒服, 我下方好像被某个东西顶到好痛!」说着说着她的手就要往下想移开弄痛她的东西, 我吓到了被她发现真实的情况的话那还得了, 连忙制止道: 「不可以小芳,手不要乱动, 我好不容易调好的跑步机的功能你可千万别乱动。 」「喔…」她这才将手缩了回去。 我知道这样还是无法根除她的戒心,硬是想出一套可以解释的说词, 「我看看喔!这是这个跑步机新的功能,是要增强你忍痛的耐力, 要你面对任何比赛都能咬紧牙关小芳,再跑下去会很痛,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看你真的是跑太累了。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还可以跑,我可以忍痛下去, 我要撑下去。 」「那你要忍着点,因为会很痛,痛就喊出来, 真的不行学长就在你身边,知道吗?!」「嗯!」看着她仍是继续嘴硬地要硬撑下去, 双腿不停地又开始要前后摆动要跑摆伏也明显加大。 我见状心里有点偷笑,小芳这个傻瓜,到现在还不晓得自己的阴道内正含着学长的阴道,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用力地训练她,不让她失望。 我的腰又开始缓慢地开始动作,向外轻轻地抽出, 然后又用力地向下她的阴道内的湿润渐渐高涨, 增加了润滑的作用而我也慢慢地速度加快,向她的初经人事的阴道内不停地开挖。 「厄………………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痛痛…」「学妹, 怎么了…很痛吗??」我仍是继续假装关心 但下体不断地勐攻她的蜜穴直攻她的阴道最深处。 「啊…啊…不…会,…不…会…啊啊…痛?!……啊啊啊…」「是喔…那就好……痛了就………休息一下…知道吗……」「嗯…啊…啊痾……学长, ……痾…痾…我…是…痾…不…痾…是还……痾…在跑步啊!」「对啊!……你还在很努力地在跑步…… 没关系……学长会陪在你身边的…」「痾…痾…啊啊…痾…啊…那就好…啊…」看她似乎放心了, 以为自己真的在跑步机上我就更放胆地继续加速抽插她的下体, 不停地勐撞她的阴道孔在她温热而又湿润的阴道壁内, 感受到紧实而又规律的心跳正不断地向上窜烧 那一分灼热不断地燃烧着我的慾望也不断吸引着我不断向前搜寻前方的去路, 正当我发觉我的龟头已经抵挡不住刺激时我扶住她的腰, 加倍并使出浑身解术加速到最高点,双臂压着她的裙子在她摆动不停地双腿上, 我将她的双腿向上拉后并向内环抱住她的双腿 抱住她的柳腰虽然她依旧以为自己还在慢跑, 双腿依旧在摆动着不过在我的环抱住她的双腿下, 她摆动的弧度明显受局限而我又在最后的时意用自己身体将她的双腿用力地带向前, 她又痛得开始高唿道: 「啊啊啊啊啊……痛痛痛……啊啊啊…………啊啊啊……」我发觉前倾已至极限 无法再深入迅速回头,又开始用力加强速度向前抽插, 终于我顶到她的阴道最深处,并将我的精液迅速喷洒出去, 全数射进她的阴道内龟头前端的精液朝她的子宫内射进去, 她大声疾唿道: 「啊………」当我发觉龟头已经停止喷射液体之后 我仍是不想离开小芳的身体一直深深紧紧地将小芳紧紧抱住, 向内压缩深怕失去她一般。 在那一刹那间,天旋地转地让我紧紧拥着小芳的身躯, 一时半刻放不开她。 「唿…唿…」当我听见小芳的喘息声后, 我才将她的双腿放开此时她的双腿也停止了摆动, 自然地落在我两边腰际间我此刻紧紧地抱住小芳, 身体不断地压着她的下体直到我的肉棒开始软化后我才抽出来。 小芳此刻被我操到虚脱,全身无力地摊在那, 当我放开她时我将她侧靠在凹陷处的墙边上而我将我阴茎沾染精液和她的爱液用她的运动短裙擦拭干净, 并将她被我掰开的内裤及衬裤归定位将她被我拉上去的衣服及扯开的胸罩全部好好地将它穿在小芳身上, 并替她拉上外套的拉链但一切都不可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因为她纯白色的运动短裙、衬裤及水蓝色的内裤早已被她自己落红所染红 纯白色的裙子上深色污渍遍布。 看她全身无力地斜躺在那,我将她扶了起来, 怕她会冷又再度将她紧紧抱住,用体温去温暖她的身体, 并拍去她背上及发梢上所沾染的灰尘。 我低头看着她稚嫩的脸蛋贴近在我的胸膛,一时之间又忍不住想亲吻她柔软的粉唇, 终于她像睡美人般地睁开她玲珑大眼,她意识到我在她唇上撒野, 迅速不着痕迹地抽离。 「学长,你…怎么可以…」「喔!对不起, 怎么叫你都一直叫不醒又怕你冷所以抱住你, 亲你是因为一时之间情不自禁希望你能原谅我这不经意的吻。 」我炙热无比的双眼投射在她蕙质兰心的双眼间, 她闪脱掉低头沈思,倾刻间,疲累感传遍她全身, 让她瘦弱的身子骨几乎摇摇欲坠我第一时间就将她拉近怀中, 让她有了依靠不过她下体间所传来的阵痛是再也阻挡不了, 此刻正狂袭而来。 她看见她纯白的裙子不在洁净,沾染上一大遍不明原因的绯红, 低头不语间她正涰泣着。 我又明知故问道: 「小芳,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的网球服会成这样?!」「我不是叫你痛就不要跑吗??你看你, 刚才就是因为太过勉强自己你受伤了,流了些血, 我看看!」我便凑近一看并用右手在她的痛处细心搓揉, 她的手惊觉到我正在触摸她的私处伸手想拦, 「学长…你…」「揉揉就没事了没关系的。 」她全然拿不定主意,原本要拦住我的手已经放下, 只得任由我触摸我见她没有反抗,左手便顺势将她整个人带进我的胸膛中。 「还会痛吗?!」「嗯!……好多了…」「那就好…我再多揉揉些…」她没有拒绝, 温驯地倾倒在我怀中我边爱抚她的下体, 边温柔地对她道: 「小芳, 我好怕你再受伤了别再练了,你练得已经够多了, 我送你回家休息。 」小芳不好意思地道: 「嗯!……那你知道我宿舍在哪吗?」我摇头不知。 「学长!我好累,全身无力,连走路回家的力气都没有了, 今晚去你那可以吗?!」「当然好!」「麻烦你了 学长!」就这样我背起了疲累不堪的小芳回到我的宿舍。 就在我背着小芳的同时, 她忽然问道: 「学长?!这是哪??!」我惊吓她的问话, 连忙回道: 「喔!!这是健身房的外头我们刚才已经从健身房中出来了。 」「喔!」见她没回话,看来她又接受我的说词。 那一晚,我抱着她入睡,隔天的测试因为我们一直睡到中午, 小芳也错过了成为正式球员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