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女儿那叫床声实在受不了,浑身燥热。 想起自己真是命苦,身体正值虎狼之年,却在家守寡。 如今身体欲火难平生不如死。 正在全力抵御欲火的时候,终于隔壁停止了叫床声。 看来女婿已经泄了。 丈母娘摸了摸下体早已潮湿一片,心里七上八下的十分失落。 本以爲就此平息了哪料身体的燥热竟久久不能散去, 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明明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心境仍是欲火焚烧。 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个荡妇。 妻子桂花经过我狠命折腾后倒头就沈沈睡去, 有意思的是我居然还是睡不着。 心里十分烦乱,心想昨晚的事原来对自己影响那么大啊!过了一会, 突然听见隔壁的房门开了明显听得出丈母娘小心的走到院子里, 接着院门也开了。 都这么晚了丈母娘要去哪里?会不会出什么事?我一时好奇起来, 心里思索着跟着去看看。 转头看看老婆睡得很沈,于是悄悄下床,穿起衣裤滑出房间。 天边没有云彩月光照耀下能清楚看到环境。 远远的跟着丈母娘唯恐被发现。 一直跟到村子的小河边。 只见她了停下来向四边周看了看没人,于是就开始脱衣服, 吓得我连忙在河边的草丛里卧下来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一看可把我惊呆了!丈母娘脱了个精光,月光照着白白的肉团显得格外好看, 丈母娘还把头上的包布解下来头左右一晃动, 头发很自然地散开来竟然到达脚后跟足,可能有一米六七之长。 在这家住了一年,我从未想到过或看到过丈母娘的头发那么长!昨晚肏这具肉体的时候头上仍包着布的!头发顺着胴体的曲缐自然的垂在身后, 晚风掠过不时露出些许肉体。 修长的大腿站在河水里,浑圆饱满的屁股示威一样微微上翘, 半遮半现的胴体在月光照耀下散发出一种原始而又野性的性感。 立即发现我的肉棒又开始坚硬起来。 原来丈母娘在床上满脑子淫乱画面,欲火迟迟不能熄灭, 这才跑到河边欲借清水浇灭欲火。 可哪里料到后面一直跟着个男人,而且是极度兴奋的男人。 当她一步步走进河里,冰冷的河水刺激着皮肤, 激起一片小疙瘩待水漫过腰部后她停了下来, 双手捧着冰凉的河水一遍又一遍的浇在自己身体上的时候。 我心中的那股冲动一阵比一阵强烈。 丈母娘由于常年劳动,因此身体较少多余脂肪, 肌肉结实紧崩崩的裹在骨胳上相当健康完全有别于少女的那种美感。 丈母娘心想,都到了河边,干脆彻底洗一洗吧。 于是低头弯下腰,把头发从脑后捧到水里搓起来。 一对乳房因地心引力垂下来,虽然乳房有些松软, 但从我这个角度看却又是异常性感。 脑部热血上涌,此时什么禁忌全都跑到九霄云外。 赶紧扯掉衣裤,裸体就向丈母娘冲去。 刚踏入河水激起水声,丈母娘立刻察觉偏头, 一看竟然是昨夜把自己弄得消魂的女婿!他来做什么?由不得多想便惊唿一声往河心逃去。 胴体又往水面下沈了几分,这才双手护住乳房转过身来。 一看却没有任何踪迹。 正在疑虑中,勐然发现水下一个人抱住自己的双腿, 接着一个头顺着胸脯钻上来面对自己。 俩人面目相距仅几寸之余,这不是自己的女婿还是谁?她慌得六神无主, 转过身再逃却被我一把抱住不能动荡。 肉体拼命挣扎但不敢唿救: 这事被村里人知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况且大半个身子在水里也使不出力道。 我色胆包天,此时从丈母娘后面抱着,双手握着乳房揉搓, 肉棒顶在屁股沟上乱戳。 轻声调地哭喊着叫我住手,却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现在的我哪里肯听,但也找不到什么理由说服丈母娘就范。 肉棒坚硬无比不找个通道誓不罢休。 心想今晚说不通就只有强奸了。 于是用力把她的身体扳过来面对自己,把嘴巴堵过去。 丈母娘嘴巴被堵,只能发出哽咽声,拼命挣扎, 誓死维护清白。 但哪里是男人的对手?心想今晚可能是逃不过去了。 屈服的心理才一産生,反抗的劲力立刻弱了几分。 我右手搂住丈母娘的腰身,左手擡起她的大腿, 肉棒顺着另一只大腿就往上摸索。 丈母娘左腿被擡起阴唇被迫打开不一会就感觉肉棒摸索一阵后刺入阴道。 「啊」的一声虽然嘴被堵着,但仍然张开牙齿。 乘机把舌头送了进去,虽没有前戏,但拜河水所赐, 肉棒轻松插进丈母娘阴道。 肉棒一找到合适的通道立刻开始抽插起来。 她身体站不稳,只好用双手鈎住女婿的脖颈保持平衡。 远远的只看见两个人头在水面上一起一落。 丈母娘又羞又恼,更恨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争气居然又有了那该死的快感。 身体被我的肉棒顶得上下起伏,舌头也被裹住。 快感传递到全身,左腿不知什么时候脱离了我的手掌而主动鈎住女婿的屁股。 手里握着丈母娘乳房揉搓,指尖不停的在乳头上划圈, 嘴里呷着她的舌头添弄。 长发漂浮在四周水面,随着肉体激起的水波起伏。 这景象把我的性欲激发到顶峰,肉棒更加凶狠的撞击着宽松的阴道。 丈母娘的上中下三路被我夹击,守寡多年的肉体哪里经得住这般折腾喘息不止。 另一只大腿也被我擡起来围在臀部,变成全身凌空。 双手托住丈母娘肥美的屁股,借助水的浮力自下而上不停冲刺。 可怜丈母娘被我干得娇喘连连,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心里恶毒的咒骂自己真是不知廉耻的荡妇。 说实话, 我这才是第一次近距离打量丈母娘的脸庞: 原来丈母娘是那么迷人啊。 眉头紧皱却挡不住标致的五官,虽然额头和嘴角有些许鱼尾纹却多了一种成熟的娇媚, 那种欲怒还羞的表情更加强烈地刺激着我。 只好把浑身力气集中在肉棒下,毫不客气的疯狂糟蹋丈母娘的肉体。 过得片刻,感觉丈母娘双手使劲搂住自己脖子, 指甲几乎抠进肉里。 而她的双腿也紧紧缠绕着我的臀部,头向后仰左右摇摆, 牙齿咬着嘴唇全身乱颤喉咙发出粗重的喘息。 丈母娘终于忍不住泄身了。 看到这个女人被自己送进高潮,心中十分得意, 肉棒刺进深处不再耸动让丈母娘享受一下泄身后的快感。 丈母娘依在志文肩膀上,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要说自己是被强奸吧,偏偏又到了高潮。 而令自己达到高潮的,可是亲身女儿的丈夫啊!我拔出肉棒, 把丈母娘横抱在怀里一步步向河岸走去。 看着怀里丈母娘娇羞的表情,一双长腿在臂弯里一甩一甩的心里愉快极了。 快步走到刚刚那个草丛中,放下怀里的肉体, 把衣裤铺在草丛上又把她放平在上面。 我灵巧的爬上丈母娘的身躯。 她知道女婿一直没射,知道还要再战一场,心里十分复杂。 竟会和女婿干出这等丑事。 可那肉棒真是极品,把自己弄得通体舒适,真要离开了倒也遗憾。 我爬在丈母娘娇羞的身上舔着耳朵,事已至此还当没什么事看来已是不可能了。 运用我的聪明才智与口才轻声安慰着,一点点打消她的顾虑, 告诉她这事根本不会有人知道天地作证。 我永远不负母女俩。 等等。 丈母娘本就没多少主意,只是觉得这事既荒唐又可耻。 在我的一番劝说下也开始心动。 心里思索,这事都发展到如此地步了,想补救是不可能了, 不理会吧以后这家庭关系岂不乱套了。 她的面部表情看出,对方已动摇。 以后大的变故估计不会发生,当下低头用舌头裹住丈母娘的乳头就舔起来。 晚风过处,她的胴体又激起一片疙瘩,反而让我的肉棒更加坚挺。 成熟妇人的乳晕又黑又大,乳头在舌头侵略下硬得像颗花生。 我舌头灵巧的滑过腹部、大腿内侧,将嘴唇停留在三角地带。 将丈母娘结实丰满的双腿往外打开,肥厚的阴唇翻开, 露出整个阴道口。 藉着夜色把舌头在阴道与肛门之间的会阴处轻轻按摩。 丈母娘心中虽然还有顾虑,但快感却根本阻止不住, 双手不自觉的捧着我的头往桃源洞探去。 我趁机叼开一片阴唇,舌头却探进阴道来回舔, 只觉淫水泛漤顺着会阴流下来。 下身骚痒忍耐不住,发出销魂的呻吟声双腿, 夹住我的头不住摩擦。 爬起来仰卧,把丈母娘拉起来跨坐在自己的腰部, 肉棒一耸再次刺进阴道深处。 她坐在我的身上晃动着屁股,双乳被我揉搓着, 半干的头发披散在前胸后背随风飞舞。 摸了一会乳房,捧起丈母娘娇羞的脸颊,看着丈母娘那种欲仙欲死又羞愧难当的表情十分刺激。 屁股也乘她坐落下来的时候狠命上顶,每次都触摸到子宫口, 俩人都沈浸在禁忌的刺激中。 大战数番后,丈母娘早已完全放开。 此时淫荡无比,屁股扭摆着浪声四起。 又狂泄了一次。 我已经发现她打开了心结心中大喜,想坚守在不泄的边缘。 但精关把守不住,急忙将她掀翻在地跪在旁边, 抓住丈母娘的头发拉过来将精液悉数射在她娇羞的脸上。 末了又把还没完全软化的肉棒塞进她嘴里抽送了几十下, 心里虽然不愿意却又不忍拒绝只好任女婿的肉棒在自己嘴里进进出出。 俩人清理好一切后已近黎明,赶快往家里走。 我一路揽着丈母娘的腰肢,柔声安慰生怕她还放不下这两天的事。 第二天,老婆什么也不知道,根本想不到这两天是何等的惊心动魄。 丈母娘和我有了某种默契,似乎也不如第一次事后那么矜持了。 我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可惜之后的几天里一直找不到机会。 当然我也不至于胆大包天再摸进她房里。 连和丈母娘说话的机会都找不到。 最糟糕的是当我发觉丈母娘的床上功夫远超她女儿, 那种快感在妻子身上根本找不到时 我狡猾的想: 能够同时得到母女俩就最好了。 很快过了五天,家家户户又开始该干嘛干嘛。 终于可以找到机会和丈母娘谈谈了。 我也明显知道她的心头仍有疑虑,虽不拒绝在她身体上乱摸乱亲, 但硬是不肯那根让她也极度渴求的肉棒插进浪穴。 说是不能对不起女儿。 虽然未能得逞,但我心中反而高兴。 原来丈母娘只是不想对不起女儿,其他的顾虑都已经不是难题了。 如果说只有这个顾虑,凭我对妻子的了解,就相对容易解决。 说也是怪事,我和妻子同床快一年了,不见妻子有任何怀孕的现象, 在村里女人不能传宗接代可是会被村民瞧不起的。 想到这,我突然之间有了主意。 不禁爲自己的计策得意起来。 野兔开始蚕食庄稼,家里劳力不够。 虽以圈养家畜爲主,但也有几分地,总不至于任野兔啃光吧。 以前这个季节,都是母女俩夜晚去田间轮流拿竹梆子敲打吓走野兔。 现在家里有男人了,自然这种责任落在我身上。 于是我每天下班后就住进了山坡的一间茅屋里, 母女俩轮流送饭。 第一天晚饭是丈母娘送过来的,我边吃边想着计策, 时不时看看她。 她只道我又想作那事,心里也是又矛盾又想又怕。 吃过饭后,我就把丈母娘拉进怀里抚摸亲吻。 很明显,丈母娘是洗了澡才上来的。 全身上下还散发着肥皂的香气。 这里是半山坡,放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的胆子也稍微大了点,但她仍然犹豫,该不该抓住这难得机会再淫乱一次?真的就如我所说, 这事只要当事人不说就没人知道吗?想着想着 心里一宽身体也半推半就起来。 我扯下裤子又把丈母娘剥得精光,看看那床本就是随便搭起的估计承受不了俩人体重, 于是分开丈母娘双腿令其双手趴在床沿,屁股翘得高高的。 我一手从背后伸过去玩弄乳房,一手抠进丈母娘淫穴里。 抠了一阵后把肉棒插了进去。 她又品尝到女婿这根肉棒,心中一阵满足。 踮着脚尖任我的肉棒在屁股上蹂躏。 这次因不必顾虑被人听到,两人也有些放肆。 丈母娘自己都想不到会变得如此如此淫荡。 浪叫声肆无忌惮的从嘴里飞出。 干了一会又把她推在床边仰躺着,让她的下半身悬空。 然后就自己走到床沿,抓起她的双腿用力一分, 洞门大开。 肉棒在阴道内又做活塞运动起来。 她双腿被我抓着,头颅左右摇摆,一付享受的样子, 双乳颠得乱晃。 看着自己的肉棒在丈母娘阴道内进进出出十分好笑。 这次没有顾虑,干得快活无比。 此时她又泄了一次。 我看着丈母娘又大又圆的屁股开始研究起来。 丈母娘的屁股又圆又大很坚实,据说屁股大的女人生育能力强。 要是天天和我这样下去肯定能生一窝。 我把她双腿放下,身子扳成侧卧,大腿和身体呈九十度角, 自己仍然站在床沿抽插。 这么美的屁股不玩可真是浪费。 当我的小手指插进她屁眼里,她的身体晃动得更历害了, 立刻感到直肠壁箍住手指。 看来还没被开垦过啊。 今天有福了!我兴奋的将手指涂满淫液,然后轮流插进肛门。 被干得大汗淋漓的她正猜想女婿这是要干嘛?就发现肉棒竟然换了地方往肛门插去。 下身一股撕裂的痛感,比当初破处还疼。 惨叫出声来,屁股扭动着就往墙里躲,但却被我用双手固定住动荡不得。 直肠每次被肉棒抽送都疼得冒汗,却苦于无法脱身只有听天由命, 任我来折磨。 说也奇怪抽插了几十下后,可能是痛楚减弱后竟伴随几分快感。 直肠壁特别是肛门周围,本就分布很多神经, 比阴道敏感多了。 因此一旦直肠适应异物后快感就一波波袭来。 丈母娘的哭喊又转变爲呻吟,只觉得女婿的肉棒在下体的两个洞轮流进入, 有两种不同的快感交替在全身游走受不了这种刺激又达到了高潮。 那张小床差点被闪塌,志文越来越控制不住, 最后把肉棒使劲插进肛门在肠道深处射了一堆精液。 丈母娘得到空前满足,但还是摆出一付长辈的姿态, 告诫我说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坐好,诉说自己是多么想天天拥抱着她入睡, 她的肉体是多么让自己留念。 听得她是面红耳赤,羞得把头压得低低的。 听着女婿这些淫荡的语言,她的内心当然也是春意盎然。 我看似无意实则有意识唤起她的回忆,不厌其烦地描述前几次她的肉体, 如何如何扭动令自己兴奋叫床如何如何淫荡让肉棒屹立不倒。 她表面上拒绝着这些声音,但那些刺激的场面又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闪过。 我见时机成熟, 于是问丈母娘: 愿不愿意随时都可享受性交的欢愉?她听后浑身一怔, 心跳加速。 自己何尝不想拥有那根肉棒呢?但…不行啊, 向女儿怎么交代?知道她此时的内心十分痛苦。 双手不由自主搂紧我。 于是全盘脱出我的计策: 说她女儿我妻子可能没生育能力这事, 日子久了肯定会成村民笑话他们会怎么看待我这一家人?不如由丈母娘去劝说女儿, 由她代替女儿生育。 只要计划得好,没人知道其中秘密的。 丈母娘心中一动,也很奇怪。 快一年了,以女婿如此强的性能力怎么女儿就是不见动静呢?不会生育的女人会被骂作母骡子的!假如自己不答应的话, 女婿因没有后代会不会哪天撇下母女俩离开呢?可是又一想 那自己以后岂不成女婿的老婆了?当时羞得无地自容。 见丈母娘脸羞得通红,手指羞答答的玩着衣带, 猜想她已经心动。 我又狡猾地加紧攻势,向她分析桂花的心理, 指导从哪几方面劝说容易成功。 她始终一直默不作声,心中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而我根本不待她有清醒的时刻,一直软声劝慰。 良久,她终于开口答应好好想一想,然后推脱时间不早了, 起身收拾了碗筷离开草屋。 以后的两天丈母娘没来,都由妻子来送饭。 我心想可能还在考虑吧。 由于有心事也没性趣观察,桂花也不见有什么异样, 直急得我抓头挠腮。 又这么过了几天。 我几乎绝望了。 这天中午,一个人闪进来。 一看居然是丈母娘!从她害羞的表情里猜到几分。 果然告诉我说,她已经向女儿说了,本以爲女儿会考虑很长时间, 哪知桂花随随便便就答应了愿意和母亲分享自己的男人。 我高兴得手舞足蹈也没想到事情竟如此顺利。 以后可以同时拥有母女俩了!下体一阵冲动就向丈母娘求欢。 她推开我说有个要求,就是我们这种不伦关系, 一旦她怀孕后就终止问我同不同意。 我大笑着说一切没问题,心里却想,哪有那么简单, 以后总有办法长期维持下去。 就在大白天,女婿把丈母娘按倒在地上,用各种姿势把妇人蹂躏得天昏地暗。 我也是第一次把精液射进了丈母娘的子宫内。 从此我每天轮流在她们母女俩房间内留宿。 直到有一天,丈母娘悄悄告诉我说自己有40天没来好事了。 听后我心中一动,跟妻子商量,爲方便以后照顾怀孕的丈母娘, 不如三人同住吧。 妻子很孝顺,也已经习惯了现在这种不同寻常的家庭关系, 就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我把大床搬进丈母娘房里拼在一起。 当夜,母女俩破天荒和我三人睡在一起。 我睡在中间,偏头看看丈母娘又看看老婆,心中涌现无限幸福。 她母女俩都把背嵴对着我。 虽然母女共夫已成爲现实,但半裸体睡在一张大床上还是羞愧难当。 我饶有兴致的用手去抚摸母女俩的屁股,母女俩都不约而同的颤抖。 我大感有趣。 把嘴伸到妻子的屁股沟上舔起来,爲了故意要让丈母娘听到, 所以舔得很卖力。 丈母娘听着女儿哼哼哜哜的呻吟,屁股又被志文的手指上下游走, 心里是又惊又羞淫水缓缓流出。 我尽量把下体摆正,强行把丈母娘的头按在自己肉棒上套弄。 丈母娘无地自容,却不得不受我摆布。 初时不敢看女儿的胴体,但耳边不时传来享受的浪语。 于是她的嘴巴也卖力的吞吐起来一只手悄悄伸进阴道里手淫。 妻子被舔得春心萌动,听着母亲爲丈夫口交发出的声音, 自己也被刺激得浑身燥热。 我看到眼前的肉体一具肤色白晰一具顔色稍暗一个是光滑细腻一个是成熟健硕。 一时兴起,令母女俩并排跪在床上,厥高屁股将肉棒轮番插进去。 不同的感受把肉棒刺激得坚硬如铁,不一会两个屁股就被撞击出一片红色。 我让丈母娘仰躺,妻子坐在母亲头上,享受母亲舌头的温柔。 自己跪坐着抓起丈母娘双腿,把肉棒狠命捅进去, 而头伸过去叼住她的乳房吮吸。 同时肏两个女人,虽然兴奋却渐感体力不支。 于是就在床头让母女俩舔那根肉棒。 母女赤裸相向早已认命,在她们的思想意识中, 阳具是最神圣的。 两张嘴把肉棒舔得通体晶亮,时不时舌头还互缠在一起。 初时的矜持都消失了,反正都是自己的男人嘛。 就这样,每次我们三人轮番大战,赤条条的肉体沾满了三人的体液和乱七八糟的淫水。 我恨不得再有个化身一同加入战团。 精疲力竭后才把精液喷洒在母女口腔内,左拥右抱搂着一老一少两具肉体睡去。 母女俩尽心尽力共用着同一个丈夫,总忘不了弄些土産给我滋补精元。 于是我就依古文记载的《黄帝内经》采阴补阳, 身体倒也经受得住。 丈母娘怀孕后我就让妻子在肚子里塞些衣物僞装好, 凭着自己的机智总算蒙骗过去。 丈母娘就不用下地,只在家好好呆着就行。 现在,丈母娘怀孕三个月了,每天的战斗还在继续。 虽说在怀孕的前三个月要尽可能的少同房,但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停止。 可能是丈母娘的健康身体的原因吧,反正我们一家人就是这么过来的直到现在。 就这样,母女俩在我设计好的圈套中一步步走到现在。 我在白天上课的时候就是个典型的文弱书生, 下班之后就是狂热的性爱专家。 真是「白天象教授,晚上象禽兽」。 这就是我的真实生活,是我幸福的一家人。 。